乱港分子秘鲁宣传"港独"因疫情滞留 向中使馆求助


殡仪馆开门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一家人打来电话,说自己的亲人死于新冠肺炎并发症,遗体在布鲁克林一家医院。放下电话后,工作人员坐上了一辆面包车出发前往医院。车前排的一个箱子中放置着标记遗体使用的标签,尾部配备了一个气动升降机,可以同时放置多具遗体。工作人员表示,随着纽约市新冠病毒危机的加剧,后备箱常常“满员”。

在悼念仪式中,每个人都戴着口罩,相互站得远远的。图据《商业内幕》

马尔默是位于纽约布鲁克林日落公园的纽约国际殡葬服务公司(International Funeral Service)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这是当地最大、装备最好的“临终关怀”服务商之一,但现在,这家企业已随着纽约陷入了一场“死亡之战”。

向新冠肺炎逝者家属收取费用,也同样存在麻烦和风险。马尔默讲述了向一名丈夫死于新冠肺炎的女性收取费用的经历,按照规定,这名女性应该在家中进行自我隔离,但因为需要安葬家人,她不得不来到殡仪馆。“她戴着口罩和手套坐在桌子的那头,我戴着口罩和手套坐在另一头。我希望她开一张支票给我,结果她摸出了现金数给我。”他说道。

3月30日当天,有六名家庭成员聚在一起,悼念家里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的长辈。马尔默表示,工作人员对允许这家人得到传统的殡葬服务而感到担忧,因为政府不鼓励10人以上的聚会。因此,他限制了参加悼念的人数,并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指导方针要求他们至少保持6英尺的安全距离。而那些自我隔离中的家人,则通过视频聊天的方式加入了悼念行列。

在完成值机后,入境转机旅客将在驻京办工作人员陪同下走专用通道过安检。进入候机区后,航空公司工作人员将再次对旅客测温,走专用通道进入客舱。白昊告诉记者,国际转机旅客的座位单独发放,一般安排在后舱,其他旅客的座位相对靠前。截至当地时间3月29日16时,巴西全国共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256例,比前一日上涨352例,死亡病例136例,死亡率继续上涨,目前已达到3.2%。新增死亡病例中包括一名26岁、没有已知基础病的青年男子。

“现在所有人都在紧急关头,我们只能尽量戴上口罩、手套,尽可能地保持个人卫生,尽可能地消毒,”马尔默隔壁葬礼服务公司的一名合伙人说道。“我们只能祈祷,希望自己不会感染病毒。”

3月31日,白宫疫情应对小组成员比克斯在新闻发布会上展示预测数据模型显示,或将有10-24万美国人死于新冠肺炎。而作为美国疫情的“震中”,纽约市目前大约每六分钟就有一人死于新冠病毒感染,随着确诊病例将在未来几周达到顶峰,这一比率可能还会上升。据纽约一家大型医院的高级雇员透露,该医院的模拟数据显示,本周四入院人数将迎来进一步飙升。

对新冠肺炎逝者家属而言,这是一个让人痛心的特殊时期,由于密切接触者必须自我隔离14天,他们甚至根本无法参加葬礼。而另一些人则因为害怕感染风险,不愿出近距离接触感染病毒的遗体(即使防腐液可以杀死病毒),还有人甚至害怕出现在任何有人的地方。

3月22日,纽约市政府已下令关闭了所有非必要的经营活动,殡仪馆并不在其中。Daniel J. Schaefer殡仪馆正式开门前,工作人员已经戴上了N95口罩和手套,做好了准备工作。上午9点一到,办公室的电话立刻开始响个不停,很多家庭不断打电话寻求帮助。与纽约的其他殡仪馆一样,所有人都在努力应对着疫情带来的挑战,一名员工表示,他们几乎每天都要工作12个小时,不停为造成的混乱与不便向客户道歉。